• <tr id='7mhd22ED'><strong id='7mhd22ED'></strong><small id='7mhd22ED'></small><button id='7mhd22ED'></button><li id='7mhd22ED'><noscript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dt id='7mhd22ED'></dt></noscript></li></tr><ol id='7mhd22ED'><option id='7mhd22ED'><table id='7mhd22ED'><blockquote id='7mhd22ED'><tbody id='7mhd22E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mhd22ED'></u><kbd id='7mhd22ED'><kbd id='7mhd22ED'></kbd></kbd>

    <code id='7mhd22ED'><strong id='7mhd22ED'></strong></code>

    <fieldset id='7mhd22ED'></fieldset>
          <span id='7mhd22ED'></span>

              <ins id='7mhd22ED'></ins>
              <acronym id='7mhd22ED'><em id='7mhd22ED'></em><td id='7mhd22ED'><div id='7mhd22ED'></div></td></acronym><address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legend id='7mhd22ED'></legend></big></address>

              <i id='7mhd22ED'><div id='7mhd22ED'><ins id='7mhd22ED'></ins></div></i>
              <i id='7mhd22ED'></i>
            1. <dl id='7mhd22ED'></dl>
              1. <blockquote id='7mhd22ED'><q id='7mhd22ED'><noscript id='7mhd22ED'></noscript><dt id='7mhd22E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mhd22ED'><i id='7mhd22ED'></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明星
                这些年轻人莫名其妙被“高管” 想要撤销难上难
                来源: 法制今报新闻门户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这些年轻人个税App上‘被法人’”报道追踪

                莫名其妙被“高管” 想要撤销难上难

                王钰洁第一次坐在法庭里,是为了证明“我不是我”。

                2015年夏天,她发现被人冒用了身份证信息,成为了北京源慧生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执行董事、经理另外三个身份一并在列。那时,距离她成为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长达4年。

                为了撤销商事登记,她把当年批准的登记机关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告上了法庭。折腾了一年,打官司的时间远比她想象中漫长。直到最近,她看到有更多人为“被法人”、“被监事”的事情苦恼,不由又想起了自己那段东奔西跑的日子。

                半月前,中国青年报曾刊发《这些年轻人个税App上“被法人”》的报道,许多人在网上表示自己也有相同遭遇,有的正走在起诉的路上,有的人幸运些,当地工商部门接受了申请撤销的材料。有的却因大笔的司法鉴定费用、需要提交各种证明材料“卡住了”。

                虽各人进展不同,但他们都想不明白:“公司注册时没找过自己核实,申请撤销时,为什么都是自己的事?”

                打官司远没那么容易

                王钰洁本不想和工商部门“对簿公堂”。

                2015年5月,当她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成为这家公司的老板时,这家公司因为经营异常,自己的名字早就上了被吊销营业执照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名单,“无法担任其他企业的职务。”

                这阻碍了她原本的计划——担任一家公司的监事。更令她崩溃的是,不止一家公司。另一家她“被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在北京市朝阳区,她还成了另两家公司的监事,而这些都发生在2010年,她身份证被盗之后。

                她有点“懵了”,但工商部门的人说,“这种情况很常见。”解决途径有两个,通过提起行政复议,走工商内部流程申请撤销,或者直接去法院起诉工商部门。王钰洁想走内部程序,但听说涉及部门较多,流程复杂,耗时长,走法院会更简便一些。“实在没有太多精力花费在这件事上。”

                想着怎么简单就怎么来,随后她就分别向北京市海淀区和朝阳区的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只有海淀区立了案。她把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列为被告,北京源慧生咨询有限公司及其原法人、股东等列为第三人,提出“撤销被告将原告登记为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的变更登记行为”。

                过程比她想得漫长。期间法院还要给第三人下发通知,但第三人可能也是假的,上哪找呢?她还花了6800元,自费对两处工商登记材料上的笔迹做了司法鉴定。

                2016年上半年,案子终结,法院判决撤销工商部门对这家公司做出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变更登记。

                官司赢了,自己不是“老板”了,但王钰洁高兴不起来。被列为第三人的股东和公司一众高管,无一人出席,打官司花的费用最终都是自己掏腰包。因为不符合起诉条件,申请撤销执行董事和经理职务被法院驳回。

                打官司花费不少,她连律师都没请,自己“孤军上阵”。现在想想那段日子真折腾,“随传随到”,要不是自己就住在海淀区,真是跑不起。

                王钰洁觉得,要想走起诉这条路,最大的障碍是立案。如果法院连立案都不给,工商部门内部也不受理,那受害者真是求助无门了。

                “被监事”的孙鑫就陷入了这般困境。

                2018年年底,在广州忙得焦头烂额的孙鑫不得不赶到北京。因为按照企业信息系统显示,在北京市石景山区,他有一家注册资本500万元的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还是三家公司的监事。

                一年前,他就差点“背锅”。2017年,北京民生银行的客服人员打来电话,告知他有人用他的身份证试图在民生银行开户,问他知情不。他当下就回复客服人员说自己并不知情,万幸后来银行开户申请没有成功。

                2018年底,孙鑫偶然间查到自己名下多了四家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的公司,而这四家公司他都从未听说过。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受理了孙鑫被冒用信息登记为法定代表人的投诉,但对三家公司监事的投诉并未立案。

                在律师的建议下,孙鑫决定对工商部门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自己的监事身份。可是,法院工作人员表示,他应该改为提起民事诉讼,起诉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问题是“法定代表人也不知是真是假,说不定也是被冒用信息注册的”。其他“被监事”的人告诉他,在工商登记注册材料上,没有监事的签名,想要通过司法笔迹鉴定解决被监事的事儿,行不通,如果起诉就面临着和孙鑫一样的问题。“这不是陷入死胡同了?”

                打了一年的官司,王钰洁对法律熟悉了不少,她知道一旦公司出了问题,自己要是法定代表人会承担多么大的风险,但她不知道自己是监事、经理的话,如果公司出了问题,“烂摊子”有一天会不会找上自己。

                这样的担心并非多余。据媒体报道,在武汉打工的外卖小哥杜军因被注册成为11家公司的“监事”,其母亲的低保在2018年9月被取消。

                申请撤销只能“入乡随俗”吗

                冯黎明对于打官司这事儿心里没底。2018年他发现,自己在2015年被注册成石家庄一家公司的法人。他去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涉及相关工商部门的行政判决书,发现了一些本人不知情却被登记成公司高管的案子,但有的起诉被驳回了,有的一审还败诉了。

                现在,他把希望放在了警察身上,希望通过公安机关立案侦破,还自己一个公道。

                据中国青年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向记者反映自己“被法人”“被监事”的人中,只有30%的人已经向相关部门提交了材料,申请撤销商事登记。但更多的人,还卡在各种各样的环节上。

                最初,大家都很懵,遇到这种事情本能反应是求助警察,“我身份证丢过,有人拿着去注册公司了。”但绝大部分的回答都是,撤销企业登记这事,还要去找工商部门。

                具体到各地的工商部门,关于撤销登记的回答也不尽相同。在青岛工作的司晓彤被注册的公司在山东省泰安市,无论她怎么说,当地的市场监管局都说只能去法院起诉。

                司晓彤提出个人提供证据证明自己是被虚假注册的,希望给予撤销,但对方表示不行,无法证明司晓彤自己对登记为法定代表人的事不知情。

                在北京的程显庆被海南三亚的一家公司注册成了法人。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程显庆还提交了信访件。但三亚市工商部门表示,要么起诉要么让警方立案。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还给了一个建议:“企业办理登记时间不长,直接申请注销公司就可以了。”

                但程显庆心里打鼓,注销公司和撤销商事登记是两码事。注销公司意味着自己承认这家公司就是自己的,即便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还没有到税务机关去虚开发票,并不意味着不会在此期间从事别的违法行为。“一旦拿去借钱了呢?”工商部门的人被这么一问,也愣了。

                当初是工商部门批准商事登记变更,出问题为何就把皮球踢给法院和公安?工商部门的人和他说,这一系列举证很复杂,工商部门不好认定。说自己身份证被冒用,因此程显庆作为撤销申请人,本人要承担举证责任。

                从电话里,程显庆听出来,工商部门最大的担忧是,一旦工商部门做出撤销的决定,公司后期出现债权债务等问题,责任谁负。

                这类案件,公安机关受理、立案侦查的实在太少。不过也有人表示,公安部门给做了笔迹的司法鉴定。

                有人等不了,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站上投诉,得到的回答是《国务院关于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明确规定:“尊重市场主体民事权利,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工商登记环节中的申请材料实行形式审查。”盗用他人身份信息冒名注册公司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也可以依法向公司住所地市场监管部门投诉举报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在山东的李明华被登记为高管的公司分别在东北的两个城市和广州,她已经有8个月的身孕,只能坐在家里干着急。

                她能理解一些工商部门的谨慎,在申请撤销上怕再出现纰漏,“但如今本人去办理撤销,不比当时通过代办人办理注册更有信服力吗?”

                还有多少公司是被冒用信息注册的

                在广州生活的董步坛成为厦门两家公司的高管,当他前去厦门询问如何解决时,不同区的工商部门给出了不同回答。

                一边让他先提交相关材料,没有明确说是否就此受理撤销事宜,只说还要再调查。另一边给他推荐了司法鉴定所,先花3000元做笔迹鉴定,然后再处理。他的一个疑问是,当初商事登记上出现的问题,导致今天这么多人维权,各地却有各自的要求,难道解决问题也要“入乡随俗”?

                对于商事登记的撤销,目前全国尚无统一的规定。这样的事情,最近几年接二连三在不同城市上演,成都、昆明、深圳等地,已经出台了针对此种情况的具体措施。

                有行业人士在2017年发文建议,尽快出台撤销登记程序的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董步坛去厦门时,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他,过去一年里,他们一个区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就有20多起这样的事情。但他们也很无奈。因为即便如此,现在投诉最多的仍然是不满意登记注册的效率。董步坛不知道,在过去几年里,有多少新登记的企业是冒用他人身份注册的。

                通过一些企业信息查询类的App搜索自己被注册的那几家公司时发现,公司还有其他股东、法定代表人。他点进去看,发现这些人还在另外一家公司担任职务,公司名字的构成和自己这家有点像,最前面都是“厦门”二字,后面接着两个字的词,其中一个字和法定代表人的姓名有关,然后再接着两个其他的字和行业类型。

                他开始“顺藤摸瓜”。一个接一个,这些公司被统计出来后,几乎都有这般规律。还有更巧合的,公司注册时间为2018年5月,注册认缴资本绝大多数都是100万元,公司股东只有两个人。

                “难道都是被冒用注册的?”董步坛不敢再往下想。

                眼看着就要春节了,许多人表示跑不动了,“打算先过完年再说。”李明华希望,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能早点给出统一的撤销流程,不要让他们这些受害人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跑。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宁迪 实习生 司雯雯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年01月29日 09 版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法制今报新闻门户"或电头为"法制今报新闻门户"的稿件,均为法制今报新闻门户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法制今报新闻门户",并保留"法制今报新闻门户"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制今报新闻门户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