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IT科技正文

苹果,科技科技巨头丑闻频发,苹果能靠高定价独善其身吗?

法制今报网 2018-10-11 02:07:10

原标题:科技巨头丑闻频发,苹果能靠高定价独善其身吗?

编者按:苹果公司从硬件制造获取利润的模式得以使其拥有另一种商业模式。但这种商业模式在科技行业日益丛林化的时代里,也许会变成富人们栖身的天堂。本文作者 Farhad Manjoo,原文标题How Apple Thrived in a Season of Tech Scandals?

长期以来,商业世界一直就不乏“苹果崩溃论”——各色投资者、分析师、高管和记者都宣称这家全球最具价值的公司即将破产。

批评人士对苹果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尽管他们一再犯错,甚至有点可笑。在自上世纪兴起的个人电脑时代中,苹果从一个几近破产公司,在20年的时间里崛起为第一家市值为万亿美元的公司,这完全违反了科技行业的所有明显规则。

制造高价硬件产品的公司不应该像以前那样受欢迎、或者持续盈利。对很多技术观察者来说,苹果的成功看起来像是一个偶然,毕竟这家公司已经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挑战——Android的崛起,Steve Jobs的去世,智能手机市场的饱和,人工智能和云软件的崛起。

但今年,随着苹果开始推出新款iPhone,围绕苹果的种种传言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在科技行业对社会究究竟带来多大裨益的怀疑日益增长的时代,苹果的商业模式正成为其最持久的优势。

因为苹果是靠卖手机而不是广告赚钱的,所以它能够在各种信息泄露的时代中保持自己作为隐私卫士的角色。

尽管苹果已经比任何竞争对手都更赚钱,但在科技行业的危机大潮中,它可能会变得更加强大。从长远来看,它不断增长的实力可能会深刻地改变整个行业。

多年来,以消费者为受众的创业企业一直以谷歌和Facebook为榜样,即使不能做到免费,也会以最低的价格向大众提供创新。但这种“免费午餐模式”也有局限性。

如果苹果更加深思熟虑的商业模式成为广泛遵循的标准,我们就能够期待这个行业对科技的危险和过度行为更加谨慎,面貌也焕然一新。当然,它也可能是一种更排外的模式,即富人享受最好的创新,而穷人承担更多风险。

科技研究公司Creative Strategies的分析师Carolina Milanesi表示:“由于苹果的商业模式——他们的盈利主要来自于有利可图的硬件——他们更容易就如何解决行业问题做出特定的选择。”

苹果要传达的主旨很简单:直接为技术付费是确保隐私安全的最佳方式,而网络上发现的每一个新危险都是消费者转向苹果方式的另一个理由。

这些话题都是老生常谈了,尽管谷歌和Facebook在提供免费或廉价的服务之余大肆投放广告,以便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扩张,但苹果CEO Timothy D. Cook警告称,互联网广告市场失控的风险。

他在2015年表示:“在硅谷,一些最著名、最成功的公司通过哄骗客户,建立起了自己的业务。”

对许多人来说,包括你自己在内,库克的观点似乎是危言耸听。但从这几年科技巨头爆出来的丑闻看,他其实颇有远见。

尽管其业务仍在稳步前进,但作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广告公司,Facebook和谷歌因虚假信息、以及对政治和社会造成的不稳定影响,目前正面临各国不同程度的审查。

亚马逊深受消费者的喜爱,但其快速增长却引发了整个经济领域对就业前景的担忧。在美国和其他地方,这三家巨头都深陷层出不穷的反垄断官司之中。

相比之下,苹果的商业模式将其与过去几年出现的大多数科技担忧隔离开来。尽管苹果的利润在全球智能手机业务中占了绝大部分,但其手机的销量只占总销量的一小部分,这消除了人们对垄断的担忧。

苹果高昂的定价也建立了安全期望,让其能够在App Store和播客等新应用中加强监管。十年前,Jobs禁止在App Store中提供非法及色情应用,那时的他被讥称为老古董,而现在看来,他似乎有先见之明。

与此同时,苹果正在聘请真人记者,打造一项订阅新闻服务,与社交网络上鱼龙混杂的新闻环境形成鲜明对比。

致力于在线体验也让苹果成为了科技行业的道德仲裁者。今年夏天,当苹果决定禁止右翼阴谋论者Alex Jones使用其服务时,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业界对Jones滑稽行为的担忧。许多其他科技公司也紧随其后,纷纷效仿。

在特朗普时代,苹果并没有完全逃脱批评。不过,库克什么样的政治压力没有面对过?他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地对特朗普总统提出了批评,同时又从总统的减税政策中获益良多。

即使苹果的产品与科技担忧有直接关联,其商业模式也帮助它度过了难关。想想对“科技成瘾”日益增长的恐惧吧,在科技公司的怂恿下,孩子们和成年人在数字世界中花费了太多的无效时间。

今年1月,苹果的两大投资者——Jana Partners和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 Retirement System——联名致函苹果,敦促该公司解决这个问题。Jana Partners的一位合伙人Charles Penner告诉我说,目标很明确,就是苹果公司,它完全有理由做出回应。

他说:“苹果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为自己的产品定价。它们的价值取决于人们从中获得的安全和支持。”

事实上,苹果公司做出了回应——它认为过度使用把时间耗在屏幕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并一直在努力解决。今年夏天,该公司推出了一系列广受好评的功能,旨在让成年人能够适度改变自己和孩子们的使用手机的习惯。

谷歌显然是受到同样的宣传活动的推动,为其Android手机提供了类似的功能。Penner告诉我,他对这些公司的努力表示赞赏,不过他希望继续推动它们采取更多的措施来减少对智能手机的依赖。

随着隐私安全引起各方关注,苹果安全第一的商业模式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该公司最新推出的手机支持面部解锁,而它的手表则装有精密的传感器,可以监测你的动作和健康状况。在推动这些和其他方面的进步时,苹果完全可以合理地辩称,只有它的无广告业务模式才能保护隐私安全。

但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效仿苹果的模式。今年春天,在库克对Facebook的丑闻进行了几次抨击之后,Facebook的CEO Mark Zuckerberg指出了苹果模式固有的局限性。

扎克伯格对记者Ezra Klein表示,“现实就是,如果你想建立一种把全世界所有人都联系起来的服务,那么有很多人可能付不起钱。”

从那以后,苹果公司提高了其高端手机的价格,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放缓,要想享受该公司远离网络生活危险的服务可能只会变得更加昂贵。

不平等在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见怪不怪了,未来的科技领域也许会愈发不平等。随着数字世界变得越来越可怕,苹果可能会变成富人们在隐私泄露的荒漠中栖息的绿洲。不过,每个人都有享用免费午餐的机会。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