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7mhd22ED'><strong id='7mhd22ED'></strong><small id='7mhd22ED'></small><button id='7mhd22ED'></button><li id='7mhd22ED'><noscript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dt id='7mhd22ED'></dt></noscript></li></tr><ol id='7mhd22ED'><option id='7mhd22ED'><table id='7mhd22ED'><blockquote id='7mhd22ED'><tbody id='7mhd22E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mhd22ED'></u><kbd id='7mhd22ED'><kbd id='7mhd22ED'></kbd></kbd>

    <code id='7mhd22ED'><strong id='7mhd22ED'></strong></code>

    <fieldset id='7mhd22ED'></fieldset>
          <span id='7mhd22ED'></span>

              <ins id='7mhd22ED'></ins>
              <acronym id='7mhd22ED'><em id='7mhd22ED'></em><td id='7mhd22ED'><div id='7mhd22ED'></div></td></acronym><address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legend id='7mhd22ED'></legend></big></address>

              <i id='7mhd22ED'><div id='7mhd22ED'><ins id='7mhd22ED'></ins></div></i>
              <i id='7mhd22ED'></i>
            1. <dl id='7mhd22ED'></dl>
              1. <blockquote id='7mhd22ED'><q id='7mhd22ED'><noscript id='7mhd22ED'></noscript><dt id='7mhd22E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mhd22ED'><i id='7mhd22ED'></i>

                歼-16战机:见证雾都雄鹰再起航

                2019-02-03 18:10:13 来源:法制今报新闻门户

                新华社重庆2月3日电题:歼-16战机:见证雾都雄鹰再起航

                新华社记者李学勇、黎云

                雾,和火锅一样,同为山城重庆的名片。一年365天,重庆的年平均雾天能达100天以上,是世界上出了名的雾都。

                刚刚结束在西北大漠的实弹打靶后返回驻地,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新年度的实战化训练旋即展开。就在春节临近的时候,一场跨昼夜的战术深化训练在“雾气腾腾”中拉开序幕。

                这支被誉为“雾都雄鹰”的航空兵部队,列装的是我国自主研发,备受军迷关注的国产歼-16战机。新装备刚到,还来不及等待“保障齐全”,全旅就迅即投入了改装训练。条件越差越能练出精兵,即便在能见度最差的一月份,全旅飞行时间也已经超过200小时。

                “驻地常年能见度不佳,特别是在冬季,能见度一般只在3公里左右。”这个旅大队长胡立群介绍说,夜间空战训练中,飞行员要在没有明显天际线的条件下,做好战术动作,难度比在平原地区和日间飞行大得多。“要求飞行员必须具有较强的战场态势的感知能力和决策能力。”

                在夜视器材还没有完全装备到位的情况下,为迅速形成战斗力,全旅不等不要,将以前“先学飞、后练打”的训练模式,改成“边学飞、边练打”,依靠仪表训练夜航夜战能力,压缩战斗力生成周期。

                在与队友进行了最后几个细节的确认后,教官许济开始穿戴飞行服。许济在2018年的飞行小时达到了340多小时,几乎天天都在飞。即便这样,许济也并不是这个旅里年度飞行时间最长的飞行员。在这场战术深化训练中,许济和其他几名教官将带领其他年轻飞行员分组进行自由空战比武,检验前期训练的效果和成果。

                “完全按照空战原则,取消高度差让飞行员放手进行攻防对抗。”许济介绍,对抗分成上下半场,攻守双方交换位置后还要再战一个回合,回来后进行复盘裁决,检讨总结各自的经验或失误。

                在近似实战的环境下对抗训练,国产歼-16战机很快飞出最佳性能,飞出最大战力,一批优秀的飞行员也很快成长起来。

                旅副参谋长王林说,优秀的年轻人给了老飞行员很大的冲击和压力,特别是在信息化程度非常高的国产新装备面前,战法技法不断创新,不学习很快就会被赶超。

                高强度的训练给机务大队也带来不小压力。“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忽视,每一个动作都按规范进行。”机务大队大队长熊烊介绍说。

                走进机务大队,两座旗帜造型的雕塑首先映入眼帘,上面写着“模范机务大队”和“机务维护尖兵”。1991年5月和1996年7月,机务大队和大队所属二中队先后被空军授予“模范机务大队”和“机务维护尖兵”荣誉称号,是空军唯一囊括这两个最高荣誉称号的机务部队。

                熊烊说:“关键时刻顶得上的战斗精神,是‘两面旗帜’历久弥新的精神内核。”大队自己创办的内部学术刊物《实践与探索》,自2001年创办以来,刊登理论文章上千篇,全是官兵在实践中获取的第一手经验总结,其中有27篇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空军技术革新奖”等空军级以上奖项。

                夜幕中,航空兵旅长蒋佳冀注视着战友们的每一次起降,这位38岁的旅长,飞过6个机种的10种机型,是中国空军三获对抗空战比武“金头盔”的特级飞行员。2018年,蒋佳冀被表彰为“改革先锋”。走上飞行指挥员岗位后,蒋佳冀和他的战友们巡边境、越大漠、飞远海、上高原,一刻也没有懈怠。

                说起他的国产座驾,蒋佳冀充满了自信:“不管是火力控制系统还是电子对抗系统,相比其他机型都有质的跃升。”

                坐进歼-16战机的座舱,记者的心中也不由洋溢出蒋佳冀的那种自信。因为,眼花缭乱的仪表盘上,已经全是熟悉的汉字。

                临近春节,许济已安排好了自己的行程,在担负完战备值班任务之后,他将赶回在泸州的家中与家人团圆。春节假期之后,新一轮强化训练又将展开。

                今天的重庆,这座抗日战争时期饱受日军飞机长达5年半轰炸的城市上空,人民空军日夜为人民巡航。

                责编:郭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