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7mhd22ED'><strong id='7mhd22ED'></strong><small id='7mhd22ED'></small><button id='7mhd22ED'></button><li id='7mhd22ED'><noscript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dt id='7mhd22ED'></dt></noscript></li></tr><ol id='7mhd22ED'><option id='7mhd22ED'><table id='7mhd22ED'><blockquote id='7mhd22ED'><tbody id='7mhd22E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mhd22ED'></u><kbd id='7mhd22ED'><kbd id='7mhd22ED'></kbd></kbd>

    <code id='7mhd22ED'><strong id='7mhd22ED'></strong></code>

    <fieldset id='7mhd22ED'></fieldset>
          <span id='7mhd22ED'></span>

              <ins id='7mhd22ED'></ins>
              <acronym id='7mhd22ED'><em id='7mhd22ED'></em><td id='7mhd22ED'><div id='7mhd22ED'></div></td></acronym><address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 id='7mhd22ED'></big><legend id='7mhd22ED'></legend></big></address>

              <i id='7mhd22ED'><div id='7mhd22ED'><ins id='7mhd22ED'></ins></div></i>
              <i id='7mhd22ED'></i>
            1. <dl id='7mhd22ED'></dl>
              1. <blockquote id='7mhd22ED'><q id='7mhd22ED'><noscript id='7mhd22ED'></noscript><dt id='7mhd22E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mhd22ED'><i id='7mhd22ED'></i>

                六个民族四世同堂——一个新疆锡伯人家的特别“年味”

                法制今报新闻门户

                2019-02-07 18:20:34

                字体:标准

                新华社乌鲁木齐2月7日电(记者丁建刚、郝玉)贴春联、挂中国结;弹东布尔、跳贝仑舞;喝奶茶吃马肠子;欢声笑语间,几名老人锡伯语、汉语、哈萨克语切换自如……大年初二,中国西北边陲的一场家庭聚会,让人感受到别样的浓浓“年味”。

                一大早,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扎库奇牛录乡扎库奇村, 82岁的富秀昌就起床张罗起来,客厅挂上了大红的中国结,干果、馓子摆满了长条桌。在神像前叩拜后,老人便招呼着小儿子和儿媳妇准备食材。几个小时后,一场家庭聚会就要开始。

                富秀昌是锡伯族人,家里四世同堂的29口人,由锡伯、汉、维吾尔、哈萨克、回、俄罗斯六个民族组成,是当地名副其实的大家族。每年春节,在外工作的子女、许久未见的亲戚好友,都会纷纷聚拢到老人家里。

                “爷爷,我回来啦!”临近中午,从北京回来的苏亚军提着羊腿、白酒进了屋,他是富秀昌的外孙,长期在北京工作。一年没见,一番问候后,就忙着和几个姐姐、姑姑给长辈们磕头拜年。

                家人许久未见,一时兴起,弹起两弦的东布尔,几个人摆手踢腿,围跳起锡伯族传统的贝伦舞,步态轻盈,眼神俏皮。而细细听去,彼此间的寒暄问候,竟然是锡伯语、汉语和哈萨克语兼有。说到开心处,两名长者竟携手高声唱起哈萨克民歌。

                “吃”当然是一家人过年的重头戏。除了油果子、麻花、奶茶等各式各样的小吃,还要备好各色炖菜和肉食。

                厨房里,女人们围着灶台用铁锅做“发尔合芬”(一种发面薄饼),这是过年锡伯族家家必吃的一道主食。富秀昌老伴儿永英梅说,发面的酵头源自东北,锡伯人远道而来守卫边疆,路上这个饼越吃越有嚼头,还可以反复加热,因此被作为美食保留下来。

                按照锡伯族传统习俗,大年三十,家家都要挂“喜利妈妈”,寓意子孙延嗣;家里亲戚要脸上抹锅底灰,祈求避灾避难。

                “这都是过去的老讲究了。”富秀昌摆摆手说,现在家里过年图喜庆,很多过去的仪式环节都省去了,家里过年也包饺子、贴春联,传统的土炕换成了榻榻米。

                虽然少了很多传统仪式,但富秀昌放不下贝伦舞。“这是锡伯族独有的舞蹈,希望后人能传承下去。”因为这个念想,他不仅教会了儿子和女儿,连孙子孙女都跳出了好名次。

                孙女苏雅瑞成为一名贝伦舞教师。不过,在教学中她还融入了自己的想法,“在编排时也会加入爵士、现代舞的元素。”而富秀昌也作为一名非物质文化传承人,享受政府补贴。

                中午时分,集合了多种风味的年饭上桌,其中,花花菜、萨斯肯(干豆角炖肉)是锡伯族的;风干马肉、马肠子则是哈萨克族的;当然,还有川味的泡椒泡菜。一家人围在富秀昌身边,聆听一段老人锡伯语说唱《三国演义》后,共同举杯祈愿国泰民安。

                1764年,1000余名锡伯族官兵及眷属共3200多人,由沈阳出发,来到新疆伊犁地区屯垦戍边,锡伯人从此在天山北麓繁衍生息。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关晓军说,“锡伯族的年味丰富多彩,既充满现代意味,又不失传统文化,还融入了其他少数民族文化元素。”

                责任编辑:法制今报新闻门户: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